「我被逼婚嚴重,再不好好處理這個問題,結婚!我想也不是能解決的」班尼開門見山的說。

這個豪爽率直的男性,38歲,三年前歷經一場失敗的婚姻,結婚五年,每次進去都是數 一、二、三 就結束了,妻子再怎麼包容,班尼都無法面對每次三下秒射的窘境。每晚躺在身邊的女人,是做還是不做? 煎熬著!「我不知道能改善多少? 但吃藥或動手術這我不是我所考慮的。

我追踪你們FB很久,看到很多成功案例,我知道這裡是我唯一的機會,我想真的改變它

「我會盡力。說說你的狀況吧!」

「我已經下定決心要來好好處理它。離婚已經花我不少錢了,到頭來連個小孩都沒有,錢對我來說再賺就有,我不想繼續耽誤下去了」

「聽起來很沮喪」

「我不希望你同情,我要自己站起來,告訴我該怎麼做就行!」

「我們的課程會有一套基本的方法,再因應每個人的情況作調整,但最重要的不是『告訴我該怎麼做』,而是你和我一同找出能繼續向前的方法。」

課程中,我很明顯地感覺到班尼是一位非常認真的個案,認真到有點強迫的狀況,譬如說,他一天工作12小時,回家後趕緊洗澡,攤開我們要求的作業,一個步驟一個步驟的做,幾乎沒有間斷,即使遇到外地出差,他也想辦法早點旅社作功課,如果練習不達標就呼自己巴掌,個性之強硬從他對自己的方式可見一二。

 

每次再見他時每次的進步都很大,嚴格遵守規定是他心中的信仰,但是漸漸地開始卡關,每次進入性的情境就會不小心控制不住,後來找出一個為了不讓自己每天射精,每天挫折的方式,那就是「隔離」。

只要與「性」相關的情景他都會特意避開、視而無見,甚至跳過,但這樣的狀況並不是我們所要求的進步。我們希望的進步是:完全融入、學會控制,抓住這點後我們似乎抓住他為何會容易失控的原因,進行多次的反覆訓練。

這樣的好景讓班尼非常有自信,於是他開始尋求真人做愛的練習。但在一次與性工作者做愛失敗後他非常難過,覺得練這麼久,最後居然還是失敗。班尼說:「我覺得很奇怪,就這麼一次,我再回頭用模擬器具訓練時,居然被打回原形,一進入沒幾下又回到原來的樣子!」

「你覺得與什麼有關?」

「我不知道」

「你再仔細想想?」

「如果硬要我說,我覺得那天我精神可能不太好,還有也比較緊張,還有進入那個氛圍,我整個心都要跳出來了,對!最後他還催我要我快一點,我想這是關鍵。」

「很好的答案!一切都是操作焦慮

我們對於自己不擅長的事通常都要花一點時間來適應,還記得班尼前幾次的課程通過不也花了一些時間?最後一關與人的相處同樣也是需要的,但如果我們忽略和人相處的性壓力我們就忽略了人生命中最重要的連結,班尼的痛處深層的就是在這兒。

 

最後一堂課,班尼與我分享他最近的狀況。

他說:老師,我覺得很奇怪,為甚麼在你們給的訓練器中只能維持4-5分鐘,為何與人卻很久?因為昨天是最近一次與性工作者做愛,我依照你們說的方式這些日子都找同一個以去除我心中的焦慮,然後我會先和他說我比較快要慢一點,然後我們才進行。

真的很神奇,坦白說,我是有信心了,與她在做愛在13分鐘的時候,她竟然要我停下來說:「我要高潮了」,我忍住等你,你要高潮再和我說,我全程是有看時間的,我們一同在23分的時候我說好了,可以高潮了,才一同達成的。這是我這輩子以來(做愛)最快樂的一次經驗。」

「替你感到開心」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但是,還是想問,為什麼我在器具裡就4-5分鐘呢?」

「那你先說」

「你應該會說:『真人成功,何必在乎器具?』」

只對一半。還記得我們之前說的,如果你全然地融入「性的情境」和一邊「掐表看時間」,深入的爽感會是不同的狀況,我想這應該有解答了你的問題了吧!

最後我想提醒你,現在你尚未找到合適的伴侶才會找替代者,未來在與伴侶的合作上也要依循這樣的方式,別急,要先溝通,一定要記得。」

 

班尼把新的訓練器放進公事包,抬頭對我一笑,說了一句我聽了最棒的稱讚:「我覺得你們的方式讓我脫胎換骨,我此時才真正理解什麼是性治療,真開心能遇見你們。」

作者簡介_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 童嵩 主任 

 
嵩馥性健康管理中心(北京、上海、深圳 )主任
中華性健康促進協會  理事長
台灣男性性醫學會  永久會員
國際性醫學會 ( ISSM ) 會員 
商業周刊、TVBS、壹週刊、 臉紅紅、媽咪拜 兩性專欄作家
樹德科技大學 人類性學研究所 畢業 暨 第七屆傑出校友
美國 ACS 臨床 性學家學院/專業性治療師訓練合格
 
著作 :
性治療師教你好好做愛  不開刀不吃藥成功治療性功能障礙

文章標籤

嵩馥性福團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